“目光下移”構建有血有肉的“大歷史”——讀《清朝大歷史》

  • 發布日期:2020-08-05 作者:萬桐新聞來源:文匯報

1596158090226

《清朝大歷史》

常建華著

中華書局出版

歷史應該是立體的、多維的,只關注上層的政治、經濟、文化以及精英社會的研究范式已經被很多學者所詬病?!肚宄髿v史》在“大歷史”的寫作手法之下,特別突出了下層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讓人覺得“歷史”離我們很近,近到事關家長里短、柴米油鹽;同時,也讓人產生一種敬畏感,原來普通百姓的生活也是歷史的一面鏡子。

歷史研究要關注到國家管理與民生

談到“大歷史”的問題,不禁讓人聯想到趙世瑜教授在《小歷史與大歷史——區域社會史的理念、方法與實踐》一書中所談到的:“以往我們的傳統史學對大歷史的研究,取得了許多重大成果,但問題出在人們用某種絕對化的、單一化的宏大敘事模式去研究這些問題,抽去了這個‘大歷史’的生活基礎。我們所要做的,就是把這個生活基礎還給‘大歷史’,這個生活基礎就是我們所謂的‘小歷史’。”這里的“小歷史”指的是局部的歷史、常態的歷史,自然包括了人們的日常生活史。趙教授呼吁將“小歷史”還給“大歷史”,提醒了我們日常生活史對于整體史研究的必要性,《清朝大歷史》一書則做了一次很好的示范。作者在“后記”中說道:“‘大歷史’,一個響亮的名字,令人聯想到黃仁宇先生的名著《中國大歷史》。黃先生主張利用歸納法將現有史料高度壓縮,先構成一個簡明而前后連貫的綱領,然后在與歐美史比較的基礎上加以研究?!吨袊髿v史》是從技術的角度分析中國歷史的進程,著眼于現代型的經濟體制如何為傳統社會所不容,以及是何契機使其在中國土地上落腳。”作者認為黃仁宇先生所言的“大歷史”主要是專注于中國歷史的整體進程,而《清朝大歷史》立意國家認同,關注國家管理與民生問題,這也是該書稱為“大歷史”的關鍵點所在。

《清朝大歷史》之謂“大歷史”有三“大”:

第一,視野大。傳統上所說的“大歷史”觀,主要指的是秉持一種整體化的文明思維與歷史意識,在回顧往昔、直面現在、開創未來的維度上,在立足中國、環顧世界、縱貫古今的視野中,考察關乎國家發展進程的重大事件?!肚宄髿v史》在談論到清朝的政治、經濟、文化、外交等傳統的研究領域的同時,更是將目光轉移到了基層社會,使得研究的視野進一步擴大,由此也更能讓讀者窺探到清朝歷史的全貌。作者對于基層社會的治理以及人們的日常生活的描述所占的比例并不小。在第十章《宗族、保甲、鄉約與基層社會的新建構》中,探討了宗族制度對于地方社會的影響以及保甲、鄉約引發的基層社會多方面的變化;在第十一章《清中葉山西的日常生活》和第十二章《清中葉江西的日常生活》中,作者深入到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盡可能地還原了當時這兩個地區人們的生活面貌和生活習慣。不僅如此,第十三章《宗教政策與民間信仰》中對于清代的民間信仰與人們的日常生活也有較為詳細的介紹,如民間的鬼神信仰就表現在與人們生活密切相關的方方面面;在第十五章《宮墻內外的演戲與京劇的形成》中,我們不僅能看到清朝時期中國的戲劇文化,也能看到戲劇與人們娛樂生活的聯系性。

第二,敘事大。作者對于人們日常生活的敘述十分細致、全面,且視角獨特。作者分析了山西、江西地區人們的婚姻與家庭,對于早婚問題、再婚問題、生育狀況、婚后生育子女的情況、過繼問題、父母贍養問題等各個方面都做了細致的介紹。同時通過對于山西人經營店鋪的考察,介紹了山西地區人們的衣食住行;通過描述江西人從事農、工、商等多種經營,介紹了其日常生計。作者有兩處描寫視角獨特,也十分生動有趣。通過列舉大量的因吵架罵人而引發的刑事案件,介紹了其中所映射的山西地區人們的生活特性與價值觀念。在描述江西人的生產生活時,作者將其與生態環境結合在了一起,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人們的生活得益于豐厚的自然資源,但同時卻也因為自然資源的爭奪引發了矛盾和糾紛??梢哉f,作者對于人們日常生活的描寫,絕不是簡單的泛泛而談,而是深入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展現了普通百姓生活與社會環境之間的聯系。

第三,史料大。正是由于作者的目光不是一直向上,所以在史料的選擇運用上,與其他介紹清朝歷史的著述也有一些區別,其使用的史料范圍更加全面、寬泛。除了實錄、起居注、正史等資料外,作者對于檔案資料、文人筆記、地方志、碑刻資料等的使用也駕輕就熟,特別是對于清代刑科題本的使用,構建了普通人的集體群像和生活狀態。

綜合以上,我認同作者所秉持的“大歷史”觀,歷史研究要關注到國家管理與民生。歷史終究是“人”的歷史,在對宏大敘事的反思與批判中,歷史研究應當將目光投向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不斷從具體而微觀的視角重新審視和理解人們日常生活的各個方面,這樣才能構建出一個有血有肉的“大歷史”。

處理好“向上”與“向下”的關系

“目光下移”絕不是說歷史研究者的目光只應該盯著下層群眾看,相比于只關注上層的政治、經濟、文化,歷史研究者更應該關注普通百姓的生活,因為其生活也是歷史的側面反映。學者連玲玲在《典范抑或危機:“日常生活”在中國近代史研究的應用及其問題》中指出:“如果日常生活研究只專注于描寫中下階層的生活細節,殊難超越原有的研究框架,形成一個新的典范……它使研究者的眼光日益狹窄,不厭其煩地詳細敘述各種瑣碎事物,卻不能從中說明其歷史意義,歷史學家的工作只剩下在舊報紙雜志堆里尋找人們茶余飯后的閑談,再將之拼湊成小市民的日常生活史。”對此觀點我十分認同,日常生活史的研究不應該是孤芳自賞,畫地為牢,它必須要打破一種束縛,找到與傳統史學的聯系。傳統史學研究更為注重宏大歷史進程、重大事件,日常生活史的研究肯定無法替代傳統史學的地位,這就要求我們必須在日常生活史研究和傳統史學研究兩者之間找到一座溝通的橋梁。所以,歷史研究者在目光下移關注到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的同時,不能忘記目光也要“向上”,要清楚日常生活史與政治史、經濟史、文化史不是互相隔離的,要努力建立起人們的日常生活與時代的歷史背景之間的關聯,這樣的日常生活史研究才有意義。

本書作者在寫作中就注意到了這一點,比如在談到清代的佛教信仰深入民間的時候,不僅考慮到群眾的心理,更是從大的方面,即國家的宗教政策角度去闡釋。雖然從順治朝到乾隆朝,僧道整體上受到了壓抑,但是乾隆帝“還認為僧道已經成為清代民眾謀生的手段,盡驅還俗將造成失業無依的社會問題,難以盡遣為民”,所以佛教信仰在民間并沒有因為限制僧道而消失,它成為了人們民俗生活的一部分。再比如,談到民間的演戲活動,作者介紹了清朝對于演戲活動做出的限制和規定,清朝在戲曲的內容、演戲的時間、觀戲的人群方面都有嚴格的規定。這些規定自然反映在了人們日??磻蚧顒拥倪^程當中,人們看到的多是表現愛情、家庭生活的文戲,喪期和齋戒期不能看戲,有些地方規定婦女不得入場看戲……這些就是國家的政策在人們日常生活中所刻下的烙印。

總的來說,日常生活史的研究應該注意與政治史、經濟史、文化史的互動,不能將其割裂開來。要把基層社會的研究對象融入宏觀的歷史背景之中,否則其研究意義便值得商榷。

“史海”中尋覓“人”的蹤影

在介紹清中葉山西的日常生活時,作者開篇就說“歷史文獻往往缺乏普通人的資料”。的確,特別是有關普通人的社會史、生活史的史料更為零散,搜集起來需要耗費極大的時間和精力。日常生活史的研究大大拓寬了史料的范圍,地方志及政府公文檔案、文人筆記、民間契約文書、碑刻等資料也日益納入日常生活史研究者的視野,這里要特別提到常建華教授近年來利用較多的清朝刑科題本。目前可以使用到的刑科題本資料集有:《清代地租剝削形態》《清代土地占有關系與佃農抗租斗爭》《清代“服制”命案——刑科題本檔案選編》《清嘉慶朝刑科題本社會史料輯刊》。常建華教授除了利用清代刑科題本研究了清中葉山西、江西地區人們的日常生活之外,還利用它研究過清中葉東北奉天地區的移民與日常生活、人與動物之間的關聯、各地方的社會職役等問題。在談論到清代刑科題本的史料價值時,他認為:“清代刑科題本中的供詞記載了事主的生命史資料與親屬關系,還有案件發生的場景,有意無意留下了時空、社會、生態的記載。”所以說,清代刑科題本是研究清代日常生活史的重要史料來源。

史料的多元化對于歷史研究者來說既是機遇,也是挑戰。對龐雜的史料進行整合,并以新的視角和理念來解讀,這點十分重要。就有關清中葉山西、江西的人口、婚姻、家庭的分析來說,作者對于史料的研讀分析能力以及思考問題的角度令人嘆服?!肚宕螒c朝刑科題本社會史料輯刊》中的檔案資料記錄了案件事主所交代的家庭親屬年齡及基本情況,作者仔細統計了事主父母長輩的年齡,發現清中葉山西、江西女性活到六七十歲是普遍現象,與我們習慣的認知“古人壽短”是不一樣的,這點令人印象深刻。所以,對于零散史料的細致整理與分析,帶著問題意識去思考其與人們日常生活的聯系,這是研究者需要特別注意的地方。

責任編輯:袁思源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聯系我們技術支持友情鏈接站點地圖免責條款
主辦單位: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網站開發維護:中版集團數字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2015,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6000259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206號
超碰国产人人做人人爽_伊人久久精品99热超碰_国产国语对白露脸正在播放